夫妻用百口大缸做千吨3元酱,年销超600万,城里人起名青龙探海

夫妻用百口大缸做千吨3元酱,年销超600万,城里人起名青龙探海

一叠虾酱,一根大葱,多年前,父辈的餐桌上必不可少的一道菜。上中学时,母亲也会炒上一瓶虾酱让我带到学校,除了每天中午能够花上五毛钱买一份几乎没有油水的青菜以外,基本每顿饭都是虾酱。谁会想到,曾经廉价的虾酱如今却身价飞涨,从原来的两三块钱涨到了十元、二十元甚至更高。

夫妻用百口大缸做千吨3元酱,年销超600万,城里人起名青龙探海

鲁北人爱吃虾酱,尤其是那种发黑发臭的酱,因为它像臭豆腐一样,越臭吃起来就感觉越香,越下饭。小村不大,却以虾酱出名,听老人说,曾经这个村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做酱,除了自己吃,忙完秋收还能串巷换钱。如今时过境迁,村里除了几个大户,再也没人做酱。

夫妻用百口大缸做千吨3元酱,年销超600万,城里人起名青龙探海

图中大哥姓王,年近五旬的他做酱已经近30年,偌大的院子,密密麻麻摆满了酱缸,置身其中,腥香扑鼻。在村里,他是仅有的几个大户之一。从曾经的几个酱缸,到后来的几十缸,再到现在的几百缸,远远望去,非常壮观。

从秋收到年底,老王说这批酱已经糟了三个月时间,如今已经到了最好吃的时候。“长时间不搅酱,这干一会还真的挺累。”天很冷,但仅穿着一件薄毛衣的老王鼻尖上却冒出了汗水。“在大城市,咱这酱还被起出了很有意思的菜名,加上几根葱就叫‘青龙探海’。”老王笑着介绍说。

“这缸酱真不错,这色泽才叫正,味道也好,你闻一下”老王嫂子用勺子盛起一勺酱,笑着介绍说。“这种色泽的酱卖的最好,外地一般认这种,只有咱们这的人喜欢吃那种发黑发臭的酱。”

“虾酱油,好东西,都是在酱缸里一点点渗出来的,炒菜、腌菜、凉拌菜都好吃。”老王嫂子一边搅着眼前缸中满满的黑红色液体,一边介绍说,话语中有些炫耀。

“这才是最纯正的虾酱油,一会走的时候让你哥给你盛上两罐,尝尝咱的。”海产店以及超市中经常会看到虾酱油,但颜色似乎要比眼前的淡上许多,对于这个问题,老王嫂子笑了笑,没有说破。

“不知道的人都说虾酱脏,其实虾酱比任何酱都干净。”老王笑着说道。一排排的酱缸上都罩着罩子,透气却可以遮日光,挡灰尘,防蚊蝇。“根据不同的虾和酱的质量,价格从三块到五块一斤,咱的便宜,外边这种酱都在十元以上,甚至有人卖到二三十块,专门宰外地人。”

“一年四季,一季一缸酱,今年订单多了点,1000吨左右吧,比去年多了不少。”合上缸上的盖子,老王擦了把额头的汗水。“一年五六百万吧,去掉本钱一年能落个五六十万,毕竟咱是以批发为主,主要还是走量!”说起收入,老王脸上有着些许的自豪。

"夫妻用百口大缸做千吨3元酱,年销超600万,城里人起名青龙探海"的相关文章

热门关注